首頁保定新聞、雄安新區新聞線索征集 Tel:0312-5901137
中國唐堯網 > 影視空間站 > 影評

“戰斗英雄”的銀幕升級

文章來源:文匯報 | 發布時間:2019-08-07 22:28 | 閱讀量:26186

? ? ? ?
? ? ? ? ? ? ? ? ? ? ?
語音播報

  國產片《烈火英雄》上映以來,迅速成為一部具有較高話題度的電影。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該片沒有拘泥于消防員刻板的職業形象,沒有空洞地強調消防員英勇無畏的品質,而是努力刻畫有血有肉的凡人英雄,在烈火的淬煉中彰顯消防戰士舍生取義的從容,一方面讓他們為了職責和榮譽而戰,為了尊嚴而戰,另一方面也延伸到他們作為丈夫、父親、兒子的社會身份,讓他們為了親人而戰,為了自我實現而戰,從而讓觀眾在更多元的角度認識到消防戰士身上的大愛與大義。

“戰斗英雄”的銀幕升級

  《烈火英雄》并不是一個個案。事實上,該片勾連起了近年來從 《戰狼》 《紅海行動》到《雪暴》等一系列國產電影,劃出了一條“戰斗英雄”銀幕升級的軌跡。

  越來越多的銀幕英雄在濃郁的生活氣息中入乎其中,出乎其外,在人間煙火中“浴火重生”

  在新時期之前的一段時間里,國產電影中的戰斗英雄(主要指軍人,也包括公安、英模等)基本上保持著一種統一的樣貌:濃眉大眼,標準的國字臉,時時露出爽朗豪邁的笑容;不是在戰斗,就是在奔赴戰場的路上。

  20世紀80年代以降,國產片中的戰斗英雄開始展現出平凡人的一面。他們也經歷愛情,也與內心的猶豫、恐懼角力,也要面對生活中的瑣碎煩惱。尤其近年來,觀眾看到越來越多的銀幕英雄在濃郁的生活氣息中入乎其中,出乎其外,在人間煙火中“浴火重生”。

  關于中國電影中“戰斗英雄”的銀幕升級,《戰狼》以及《戰狼Ⅱ》進行了獨特的探索與呈現。雖然《戰狼》系列經常被拿來與《第一滴血》系列作比較,但是吳京飾演的冷鋒與史泰龍飾演的蘭博最顯著的區別在于,蘭博不茍言笑,也不可愛,像個戰爭機器,而冷鋒就更接地氣,他不僅有著過硬的軍事素質,而且極富個人魅力。在《戰狼》中,冷鋒對龍小云的愛慕與挑逗,帶著一點痞氣,甚至用挑釁的方式示愛,在戰爭的間隙也不忘與龍小云調情,這讓觀眾看到了更有人情味的特種兵,也看到了一個更為親切的英雄。在《戰狼Ⅱ》中,觀眾一方面看到了冷鋒對龍小云的癡情思念,又在他與美國女醫生的相處中見證了舉重若輕的優雅,凌厲強悍的陽剛,以及鐵漢柔情的一面。在這些細節中,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戰狼》系列的創作意圖:希望通過一個更富戲劇性的情節,一個更具感染力的人物,來表達一個更為平實但也更加感人的主題。

  而當戰斗英雄從布滿高光的殿堂走向大地,“愛情”也就成為主人必然會遭逢的一種情感經歷甚至是人性考驗。以往,在戰斗英雄最常出現的國產戰爭片中,“愛情”常常被視為一種個體性的情感追求,從而與集體性的理想產生沖突,并在境界的對比之中顯得自私而狹隘。《柳堡的故事》中,李進因為和二妹子談戀愛,被指導員隱晦地批評為胸襟狹小;影片最后,新中國成立在即,二妹子也成了民兵排長,兩人之間不再是普通的男女愛情,而成了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侶。而在近年來的國產主流大片中,“愛情”已經成為更加日常性的人生內容,也成為調劑戰斗氣氛的必要手段,就連《紅海行動》中的石頭,在密不透風的戰斗生活中,愛情也未退場。而且,通過“愛情”的橋段,還可以刻畫人物作為戰士之外的另一重身份,即具有正常人性人情的普通人。我們并不贊成像《珍珠港》等好萊塢影片那樣,把影片的“戰斗”特點弱化,只為上演一場愛情戲碼,但我們不必忌諱對愛情的正面表現,更不能放棄愛情對于豐富劇情、豐滿人物形象的功能。

  對于愛情元素的處理牽涉到的一個命題其實是:戰斗英雄會不會因為戰斗之外的事情感到煩惱?今天,答案已經非常明朗。一個戰士因為戰斗之外的事情感到煩惱,并不會減損他的光輝,只會使人物更為真實和立體。真正的英雄不是天賦異稟,異于常人,而是他們能夠在關鍵時刻表現出高于凡人的品質。

  銀幕英雄的職業疆域不斷拓展,對人物內心的開掘也不斷深入,從而讓觀眾在感到親切的同時產生敬佩

  2019年的《雪暴》首次將目光投向中國的森林公安,在題材開拓上的意義功不可沒。影片中的兩位森林公安,收入微薄,工作環境惡劣,人生似乎也難有輝煌的前途,愛情更是因身邊女性太少而變得可遇不可求。他們同時愛上了一位女醫生,但囿于兄弟情義,三人之間的關系變得微妙而尷尬。可見,影片將這一特殊群體的生存狀態和情感狀態進行了獨特的呈現,聚焦于人物內心的情感變化,以及極端環境下人性深處的光明與黑暗的交鋒。影片中的兩位森林公安絕非圣人,但是,他們仍然是真正的英雄,他們在苦寒之地默默堅守,在死亡的威脅面前義無反顧,在愛情的選擇中又至性至情。

  國產影片中的戰斗英雄,無論他們屬于哪一種身份,參加戰斗都有職責所在,使命擔當的意味。為了避免人物塑造走入概念化的泥沼,創作者必須突破人物的職業形象,深入人物的內心,讓人物在生活的煙火氣息中得到浸染和升華,讓觀眾在親切中敬佩,而非在仰望中疏遠。

  在電影編劇的實踐中,我們常常將人物的生活分為三個基本組成部分——職業的生活部分、個人的生活部分(婚姻狀況和社會關系)、私生活的部分(包含了人物獨處時刻的一切生活)。這種劃分的出發點就是希望編劇能夠全面了解人物的外在性格、內在心理,包括潛意識層面的焦慮與渴望,這樣才有可能塑造出一個立體的人物。編劇對于人物的這些信息足夠了解之后,才能推斷、猜測人物接下來會怎么做,從而避免把人物當作提線木偶,隨便強加一個意念給人物,讓人物做出違背他性格或處境的選擇,使情節失去可信度。近年來國產影片中的“戰斗英雄”之所以更加親切感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影片向觀眾展示了主人公的多重生活狀態,讓人物身處特定的社會關系網絡中,也深陷特定的現實情境中。

  深入人物內心,去挖掘人物除外部動機之外的“私人動機”,將使人物更真實,情節更感人。《烈火英雄》中的江立偉,在參加海港碼頭石化工業區的消防任務之前,有三塊心病:因自己的過失導致戰友犧牲的負罪感,從精英部隊到普通部隊的心理落差,在兒子心中失去了光環之后的苦悶。這樣,江立偉就不是一個沒有個性和心理起伏的“消防戰士”,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并且是一位丈夫,一位父親。江立偉需要一場戰斗來補償對于戰友的愧疚,來重獲他作為一名消防戰士的榮譽,來重建他作為一個父親在兒子心中的高大形象。

  銀幕戰斗英雄的變化,很大程度上源自觀眾觀影心理的變化:他們渴望以主動的方式進入人物的內心;期盼以一種感同身受的方式進入劇情,認同人物的選擇。當然,讓戰斗英雄更接地氣,并非讓人物在生活的庸常中變得窩囊或者牢騷滿腹,而是讓人物在一個真實的生活環境中展示其性格的真實性和人性的豐富性,同時又在非常狀態讓他們完成英雄壯舉,進而讓觀眾在人性和情感的共鳴中得到道德感化。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為了鋪陳人物的凡俗一面而拋卻情節的合理性與人物刻畫的真實感,尤其不能讓情節削足適履般去附和人物塑造和主題表達的需要,卻忘了讓人物從性格、職業形象、情境出發去推動情節、改變情節,進而完成自我的成長和價值觀的傳遞。

  (作者為文學博士、復旦大學藝術教育中心副教授)


責任編輯:
? ? ? ?
? ? ? ?
? ? ? ? ? ?
? ? ? ? ? ?
展開全文
? ? ? ?
? ? ?
返回唐堯網
1

我要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最少{{pcommentminlength}}字符,最多{{pcommentmaxlength}}字符,已輸入字符:{{pcomment.length}}

全部評論

  • {{m.content}}
    {{m.posttime | date:'yyyy-MM-dd HH:mm'}} {{commentcount-$index}}樓 / 共:{{commentcount}}樓
  • 加載更多

熱點閱讀

推薦閱讀

11选5开奖结果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