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保定新聞、雄安新區新聞線索征集 Tel:0312-5901137
中國唐堯網 > 教育 > 訪談

專訪|北大教授劉云杉:教育不應異化為逆襲的杠桿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 發布時間:2019-07-30 17:04 | 閱讀量:71622

? ? ? ?
? ? ? ? ? ? ? ? ? ? ?
語音播報

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劉云杉兩年前做過一個訪談,追溯了一位農村學生孫學商(化名)考入名校后,努力試圖進入投行工作的經歷。

孫學商進入大學后,付出了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嫻熟地掌握了就業所需要的專業技能。可是本科畢業后,他仍然沒有如愿進入投行工作,原因是他缺乏“文化資本”——不清楚如何去社交,如何拿到實習機會。“視野的差距比純教育的差距更令人絕望,因為這不是我自己造成的,而是我的出身造成的。” 孫學商對劉云杉說,“臨近畢業,我才明白,對商科學生來說,實習和校園學習如同兩條腿,哪兒短了,都是跛足。”

“孫學商們對個人努力的確信遭遇到文化資本排斥,體現文化資本的‘視野’指知識所轉化為人的見識、趣味,辨別力與判斷力。長期的熏陶潛移默化地影響人的認知圖式、審美趣味以及性情傾向。文化資本如同一扇玻璃天窗,看似沒有障礙,透明敞亮,只有用身心去撞擊,在失敗的疼痛中才體會到排斥的不露痕跡。”劉云杉在發表于《北京大學教育評論》的題為《自由選擇與制度選拔:大眾高等教育時代的精英培養——基于北京大學的個案研究》一文中如此分析孫學商的案例。

劉云杉認為,一方面,孫學商的階層躍升之路比其他出身優渥的同學更艱辛;可是故事的另一面是,他已經比自己的原生家庭有了蛻變。“難道一定要和其他同學比嗎?那會把自己逼到一個高度焦慮和絕望的地步。如果不能接受自己的出身,壓力瞬間就增加了。”劉云杉說。

1.jpg

《出身:不平等的選拔與精英的自我復制》及作者勞倫·A.里韋拉


近日剛剛出版的《出身:不平等的選拔與精英的自我復制》一書也是把目光瞄準了教育選拔與階層復制的問題。該書詳細考察了宣講會、推薦、簡歷投遞、面試和評議等招聘環節,通過豐富的案例,深入淺出地展示了,為什么在今天的美國社會中,獲得高薪職位的往往是來自富裕家庭的學生。這些人一畢業就直接進入全美家庭收入的前10%,他們的薪水是同校從事其他工作畢業生的2-4倍,他們之間的收入差異是5位數與6位數的差異。

階層流動性,也是近年來中國輿論所聚焦的熱點。與美國“精英群體通過教育自我復制和再生產”對應的是, “寒門難出貴子”的說法在國內也甚囂塵上。

2.jpg

劉云杉接受澎湃新聞的采訪 澎湃新聞記者 王芊霓 圖 

2019年7月,澎湃新聞專訪了劉云杉教授。劉云杉主要研究領域為教育社會學,研究重點包括社會分層與教育的篩選功能,還包括各類“二代”出現后帶給中國教育的新挑戰等問題。這同時是一場接地氣的對話,我們從爬藤的“西城家長”聊到鄙視鏈條上端的“順義母親”,亦談及了農村留守兒童缺乏安全感和前進動力的問題。

【對話】

底層要“向上流動”,中間階層要“防御下滑”,精英要“繼承”

澎湃新聞:《出身》一書里,出身工薪階層的大學生跟出生富裕階層的孩子,實際上是不同的圈子。后者很早就知道要去社交,要想辦法盡快地去大公司實習,或者參加課外活動,但是工薪階層的孩子還以為我這時候可能GPA是最重要的,我要趕快好好學習。我不知道你是否認同? 《出身》雖然寫的是美國現狀,但中國讀者在閱讀的時候往往會產生代入感,某種程度上已經是中國社會的鏡像了,你是否也有類似的感覺?

劉云杉:中國今天已經嵌套在全球化的政治經濟框架之中。中國精英階層的子弟同樣也希望到投行、律所和咨詢公司就職,世界是平等的,他們已經平等地參與到了全球就業競爭中。另外,頂尖專業職位的招人標準、常春藤大學的招生標準同樣在強勢影響著中國的教育,無論是爬藤的“西城家長”、鄙視鏈條上端的“順義母親”,當然還有設立在中國的海外留學機構,他們傳遞的都是這樣的標準和視野。同時,這種選拔標準也會影響中國高校的選拔,也會影響中國大學生,潛移默化地改變著大家對于“英才”的績能的標準和預期。

中國精英階層的子女試圖進入全球頂尖的專業服務機構,和《出身》中描述的很相似,中國的這一群大學生也很清楚地規劃好了自己未來的每個步驟。如果他們的就業目標是香港投行,就要規劃暑期拿到什么樣的實習機會,本科畢業時直接入職頂尖機構。如果仍然讀研究生,對他們而言則是性價比較低的選擇。在這個部分世界已經平等了,不再有中美之間的差距。我們在起點、方法與眼界幾乎是一致的。

澎湃新聞:那么,你認為我們與美國的精英的標準以及人才選拔之間有差異嗎?如果有是在哪里?

劉云杉:通常來說,精英分不同的場域,比如經濟精英、學術精英、政治精英。這些場域彼此區隔,有不同的實踐邏輯,因此,不同場域的精英有不同的素質與能力、有不同的成長路徑和選拔規則。我認為,現階段,我們各個場域發育還有待更充分,否則,有一家獨大和贏家通吃的危險。

另外,在具體的選拔層面,美國的客觀化考試權重比較低,越精英的學校越重視招生官的主觀判斷,越重視招生對象在分數之后的人格特征,譬如,候選人的個人履歷篩選的是人格資本(personal capital),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素質,譬如進取心、好奇心、動力、勇氣、持久力等性格特征。當然,這種選拔也有很多問題,因為不同場域的成功者所需要的素質是不一樣的。相比較而言,在中國,還是客觀性考試占絕對主導,無論是高考改革的謹慎放緩,還是自主招生的小心剎車,都是在重申考試的客觀性。

澎湃新聞:你曾在《文化縱橫》撰文指出, “功利主義”侵蝕了中國教育,據我觀察,功利主義實際上是我們整個社會的弊病。

劉云杉:現代社會是通過教育來培養和選拔人才,教育的篩選功能使其成為社會崗位分工、社會地位分層的代理機制,因此,一定的競爭是合理的,一定的功利也是正常的。問題的癥結在于極度或者不當的競爭,教育的篩選功能與培養功能完全脫節,有篩選無培養,或者說圍繞篩選而進行訓練,這就把教育內在的育人邏輯侵蝕了。

教育在過度競爭下,已經被扭曲成了各方利益博弈的賭場,賭資是孩子的成績和成就,其后是家庭的投入、經營以及相應的社會資源。當然,教育的終端是競爭激勵的社會,在教育的平等訴求與學校的減負實踐之后,成功者的競爭力從哪兒獲得?所以我們需要讀懂,什么是人民滿意的教育?人民也從來不是抽象的整體,而是由博弈的個體組成的復雜群體:底層在教育中有實現平等的訴求,中產階層則要投資與經營,防止地位下滑,而精英群體則要嚴格地維持自身的地位。這些訴求都在教育場域之中展開博弈。

公立教育的“降格”與中產階層育兒焦慮

澎湃新聞:中產階層教育孩子的焦慮目前是一個公共議題了,你怎么看待他們在這場“教育博弈”的角色呢?

劉云杉:去年,學者楊可提出一個概念: “母職經紀人”,母親需要有效地把學校的資源、校外的資源整合在一起,成為孩子學習、成長的經紀人,成為在充足的課程、項目超市中精明的CEO。這些,就是中產階層家庭的普遍現象。

其實這一切又與減負相關。減負一面拴住了公立教育的手腳,另一方面則壯大了校外教育市場,學校教育與校外培訓嵌套在一起,學校教育降格為學習資源的供給方。學校教育不再是全能的,不再可以負責學生德智體美的整全發展,不再是一個家長把學生交給它就可以放心的專業機構。

我想表達,在教育中,對于平等和卓越的追求中間存在張力,均衡如何兼顧優質?這是目前基礎教育所面臨的難題。不加區分的平等和減負并不能直接培養孩子的學習的主動性與穩定成熟的學習興趣。學校的減負與課程改革之后,仍然要面對競爭性極強的選拔性考試,那么核心的教學究竟在哪兒發生?在哪兒習得?難道由學生自主探索獲得,由孩子率性成長、自然生出嗎? (最后還是會轉嫁給校外輔導和家庭)

過去我們的教育中有很強的國民教育,學校奠定社會基本的政治和社會秩序。但是到現在這個角色弱化了,市民和家庭開始成為教育的主角。學校教育僅僅縮小成一個部分,甚至不是最重要的那個部分。

《出身》里的情況也類似,精英家庭采用的“協作培養”的養育方式:在這些父母眼中,孩子是需要精心培育、妥善照顧得以成功的“項目”。他們積極參與孩子的學校教育,直接與學校行政人員交涉,為孩子爭取更好的成績、更優秀的老師、進入學業發展的快車道。在教育的每一個環節,家庭都全面參與其中。

澎湃新聞:在這種高強度競爭的背景下,工薪家庭以及底層家庭在多大程度上能夠參與到這樣的教育競爭中?

劉云杉:在我那一代人的成長故事中,社會結構是開放的,有一個比父母更好的未來是一個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到了現在,更年輕一代要超過父母成為一件困難的事情,當下中產階層焦慮就是在這里,需要防止后代的跌落,害怕被甩出去。而農民工家庭中的留守兒童,他們生活在各種經驗的碎片化以及關系的缺失中,有很強的不安全感。他們更需要關愛和陪伴等情感上的支持,在低關注下長大的孩子往往匱乏動力。當然,在經濟的快速發展中,“留守兒童”不僅是農民工的問題,工作的強度、競爭的壓力同樣吞噬了城市的父母,很多城市家庭的孩子也是被忽略的。現在既有“母親經紀人”,也有大量完全忽略孩子的“失職”父母。 

美國社會學家羅伯特·帕特南在《我們的孩子》中有一個很精準的比喻,在他的故鄉俄亥俄州,1959年的那一代人就好像踏上自動上升的扶梯,站上去就能自動往上升。但是半個世紀過去,當他們的孩子踏上扶梯時,它卻戛然而止。

澎湃新聞:如今我們常說“寒門難出貴子”,你怎么看待這樣的表述?

劉云杉:現在和1980年代是完全不同的局面。但是我們也不能用階層“固化”這個詞,如果真的固化的話,今天的家長這么努力“推娃”反倒是沒有道理的。大家依然愿意投資教育,是因為大家認為還是有希望憑借此來改變后代的命運,或者說不受命運的擺布。之前大家都在自動上升的扶梯上。但是這種上升的狀態不可能總在持續,我們的下一代會面臨更復雜的問題,面對更多的不確定性。

另外,到底什么叫“貴子”?“貴子”存在,首先預設的是一個仍然有等級區隔的社會。而“寒門難出貴子”的表述,背后的意涵是用形式上民主的方式去達到少數人的特權,它本身就是吊詭的。

當然,教育要認識到不同的利益群體的訴求;教育既要有平等還要有卓越,教育需要在多重訴求、多重張力之間維持一個“謹慎的平衡”。追求教育平等,不是要出一份人人都能考到一百分的簡單考卷。

要點石成金,還是做有尊嚴的普通人?

澎湃新聞:你曾在另一個采訪中說,“人各安其安,教育在整體上去打破秩序是有困難的。重新洗牌會導致無序的局面”。那么,你如何看待人民群眾在教育中的訴求?

劉云杉:基礎教育治理中有這樣幾個關鍵詞:義務教育均衡化、減輕學業負擔,人民對優質教育的期待,還有一個是“掐尖”。

過去在一個縣的教育生態中,有一兩所實力相當的中小學,彼此展開良性競爭,良好的生源、負責任的教師,好的考試、尊師重道的社會風尚;義務教育均衡化,學校按片區招生,好生源不再集中,學校執行減負政策,不再上晚自習;同時淡化考試,教師的教學投入難以考察。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公立學校教育質量的空疏化。 

另外一方面,高一級學校卻在“掐尖”,我暑期在西北一個地級市做調研,中考600分以上的學生全部被省城的幾所優質高中“掐尖”而地區一級中學的生源就是550分到580分之間的。一方面是政策主導的義務教育均衡化,另一方面是高一級私立教育機構的“掐尖”,這背后是基礎教育的減負,高等教育的“拔尖”。 

人民對于教育平等的訴求被政府解讀成了“均衡”,而在均衡化以后,起“托底”作用的公立教育被捆綁住了;與此同時,校外機構和私立教育開始做大。因為私立教育盈利很高,高中的公立教育里每個學生學費不過八百塊錢,但是現在培訓機構一節課就要收五百到一千。那么,公立學校的校長該如何去挽留和培養他們的老師和學生?優秀的師資和生源常被私立學校挖走。

澎湃新聞:貧困家庭之中也會存在有天賦的小孩。他們的天賦會不會因此(無力支付私立教育)而難以實現?

劉云杉:在我們考察的縣里,你會發現只要是還有精氣神的家庭,都搬到縣里面去了,為了把孩子送進縣城的小學。到了鄉一級的學校,師生比可能達到1:1,30多個學生有30多個老師,甚至在有的教學點,學生都沒有了,教師還在。均衡化就是這樣在“托底”,這是精準扶貧的民生工程。除此之外,稍微富裕一點的家庭,因為對縣中質量不放心,直接把孩子送到了省城中學去讀書,這些父母們輪流請假“值班”,每一個人花一個月去照顧孩子。一到周末,飛往省城的機票非常的緊張,因為家長們都要去看孩子。

我們需要謹慎地考慮教育均衡。另外,政策制定者也需要正確解讀人民的需求,人民不僅需要均衡的義務教育,人民更需要優質的教育。現在的篩選和區分到底在哪去完成?如果學校里面老師講得不夠透徹,那孩子只能是到外面去接受補習的教育。

澎湃新聞:最近有一篇公益機構 “實務學堂” 負責人的口述文章引發廣泛關注。這個公益機構請高校老師給農民工子女上課。但是這些孩子的專注力和學習力非常有限。這個創始人慢慢接受,其實教育無法點石成金,不能完全改變他們的命運,但可以讓他們成為有尊嚴的普通人。你是不是也持類似的態度?

劉云杉:我必須強調教育的有限性,不能強迫教育去解決社會結構的問題。教育與社會之間的關系從某種角度如同月亮從屬于太陽一樣,社會結構決定了教育制度,教育很難去解決社會的根本問題。正確認識教育的限度,才能明確教育的真正作用,教育使人安其所、遂其生,奠定一個社會內在的秩序與團結,不應該被異化為利益分配的工具、階層逆襲的杠桿。

我一直認為教育有它獨特的功能,教育培植人性、安頓人心、奠定社會基本的秩序,教育是專業領域,如果教育不再有專業的門檻、專業的權威,而成為一個各種力量均可博弈的場域,如果聽任各種輿論、意見,各種沖突的民意,只會把教育內部的邏輯搞亂。

如果要以教育的平等去實現其他方面的平等,這無異于螳臂擋車。就像 “龜兔賽跑”,烏龜跑輸了,并不會去追問比賽規則的問題,而只會去責問自己的天賦低劣、努力不夠,或者運氣不佳,進而建立起對成功者的崇拜,對規則的遵從。我們不能把不同資質的孩子卷入到全面競爭當中。人各安其安,相對的強者能夠來庇護弱者。而不是在同一起點上,一部分人在高位上贏得一切競爭,另外一部分人則在陪跑中不斷體驗挫敗。

責任編輯:
? ? ? ?
? ? ? ?
? ? ? ? ? ?
? ? ? ? ? ?
展開全文
? ? ? ?
? ? ?
返回唐堯網
1

我要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最少{{pcommentminlength}}字符,最多{{pcommentmaxlength}}字符,已輸入字符:{{pcomment.length}}

全部評論

  • {{m.content}}
    {{m.posttime | date:'yyyy-MM-dd HH:mm'}} {{commentcount-$index}}樓 / 共:{{commentcount}}樓
  • 加載更多

熱點閱讀

推薦閱讀

11选5开奖结果5